Leo Wang's Notepad

独立宣言

1776年7月4日,于国会内

 

美洲十三合众州全体一致宣告

 

  此时此刻,于人事发展进程中,斯属必要者,业为解消一群人民与他群间之政治捆缚,并视其地位─基于自然律与造物主之赐─于尘世诸政权间为互不隶属且相互平等,适切尊重人类宣告独立的目标理想之需求。

 

  前言

 

  我等之见解为,下述真理不证自明:凡人生而平等,秉造物者之赐,拥诸无可转让之权利,包含生命权、自由权、与追寻幸福之权(原意为:pursuit of happiness,追求快乐)。

 

  兹确保如此权力,立政府于人民之间,经受统治者之同意取得应有之权力;特此,无论何种政体于何时坏此标的,则人民有权改组或弃绝之,并另立新政府,本此原则,以成此型式之政权,因其影响人民之安全幸福至巨。

 

  深思熟虑后,当得此论,即建立长久之政府,不应以无足轻重之理由改组,而基于已知之过往,世人宁可容忍积重难返之邪僻。然当连串之滥权者与篡夺者执迷不悟,迫人民屈伏于绝对专制下时,推翻此政府,是其权利,是其义务,并为未来之安稳提供新保障。

 

  控诉

 

  此限制已令各殖民地长久不堪,此事现今亦已成为必要,即由人民改变过往政府体制。大不列颠今上长久以来剥下益上,直接导致遍及各州之专制暴政。为证明斯言属实,且将事实呈交公正之世间。

 

  他拒绝批准,俾益最深且对公众利益至关紧要之法条。

 

  他禁止辖下总督们通过当前迫切而必要之法条,延宕法条直至得其恩准;而于留中不发期间,他彻底置之不理。

 

  他拒绝通过其他法条以调解广大行政区内之人民,除非人民放弃于立法机构内之代表权,此为人民至高无上之权,唯暴君畏之惧之。

 

  他于异常、不当、且远离公共纪绿保管之处所召集民意代表与会,唯一目的为使其因疲于奔命而屈从于他个人之意旨。

 

  他反覆解散议会,因其勇于坚决反对他侵犯民权。

 

  他长期拒绝─于议会解散之后─使其他人当选以让立法权─无可消灭者─回归由多数民意行使;国家长期暴露于一切可能导致动乱之危机。

 

  他力阻各州增加人口,为达目的而阻挠外籍归化法,拒绝通过鼓励移民内附之法条,并提高拨用新土地之门槛。

 

  他拒绝通过建立司法权之相关法条,藉以妨碍司法。

 

  他置司法于个人意志之下,独断决定其职位与薪资之数目与款项。

 

  他设立大量新机构,送来成群的官吏吸取民脂民膏。

 

  他于吾民之间维持常备军─于承平时期─不经议会同意。

 

  他酬庸军权,使之自外于,并超逾民权。

 

  他勾结他人,使我等隶属之司法体制,既逾越于宪法,亦未经律令之认可。御准虚有其表之议会所炮制之种种法案:

 

  于吾民中驻扎大军:

 

  以伪审判卵翼杀人犯逍遥法外:

 

  切断吾民与他方之贸易往来:

 

  不经吾民同意即开征税赋:

 

  多次剥夺吾民由陪审团听审之权益:

 

  押送吾民至海外,审以罗织之罪名:

 

  废止英式自由法制于一邻省,立专制政府于其中,并扩展其疆域,作为样板与便宜行事之手段,用以推行相同之威权统治至各殖民地中

 

  夺吾民之宪章,废止我最具价值之律法并根本改变我政府体制:

 

  中断我之立法职能,而声称他们有权为我一切大小事宜立法。

 

  他抛弃此地之政务,声明吾民不在其保护之下,对吾民强加战争之重荷。

 

  他掠夺我海域,践踏沿岸,焚烧城镇,残民以逞。

 

  他刻正运来大批外籍佣兵以恣意屠戮、蹂躏、与妄为,其手段之虐酷与卑劣几与最野蛮之时代毫无二致,作为一个文明国家之元首,完全失格。

 

  他强俘吾民于公海且武装之,以对其母国不利,强令其成为亲朋好友之刽子手,或被害者。

 

  他煽动内乱于吾民之间,图我开疆拓土之民;众所周知,未开化之印地安野人作战法则为不分男女老幼格杀勿论。

 

  于承受如此压迫之时期吾民谦词请愿兴革:吾民一再之请愿遭回以反覆之伤害。一国之君,其品格已然烙下可称为残虐之措施时,已不配作为自由民之统治者。

 

  谴责

 

  并非我等未曾顾念我不列颠之同胞。我等曾不时警示其企图,即外延立法权以将非法之司法管辖权笼罩吾民。我等曾提醒其民,我移民与垦殖者之状况。我等曾吁其天生之正义感与雅量,我等曾求其以同文同种之情一改前非,其作为,无可避免地影响双方之关系与往来。他们对情理之声充耳不闻。我等必须因而顺势宣告与之分离,并待之如待其余人等,敌视我者敌视之,睦我者睦之,友我者友之。

 

  总结

 

  领衔签署者们主张(现时人民须改组政府之态势,不列颠致之),各殖民地有必要推翻与不列颠主权之政治束缚,成为独立国家。结论之核心,包含于7月2日通过之李氏决议文。

 

  我等,美利坚合众国之代表,召开全员大会,为吾民之公正意向世界最崇高之正义吁求,以各殖民地正直善良民意之名义,及其授权,郑重发表与宣告,团结之诸殖民地为,亦有权是,自由独立之国家,有权宣战、媾和、缔盟、建立贸易关系、从事其他独立国家有权行使之事务。为支持此宣言,以神赐之洲之屏障为坚固依靠,吾等相互托付生命、财产、与荣誉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